热度信息 > 信息聚合 > 伊万|伊万风

伊万|伊万风

2021-09-19 18:51:25来源:搜狐

  人们提到绘画,总是讲求一个风格,划分一个派别。一旦风格有迹可寻,便会被打包划分到一个圈子当中,总结成一个流派。而俄罗斯功勋艺术家伊万·达尼洛夫因其自成一格的创作技法和表现很难被界定区分,甚至引发热评和效仿,掀起了一股”伊万风“。

  都说“画如其人”,我们不妨先来感受一下伊万本人是怎样一种风格。

  嗯,亦雅亦痞。眼神似迷离,又似目空一切,神情笃定,又透着桀骜不羁。这样的神态大概可以诠释他55年来对于绘画的态度。

  伊万曾说过“我是画家,他们都是画匠”。听起来似乎很嚣张,不过他并不是认为自己比别人画的优秀,而是骄傲于自己不迎合、不讨好,在创作中完全遵从本心,自我释放、自我享受。就像《月亮和六便士》中表达的:如果一个创作者创作的目的,是为了公众赏识,那么这样的创作已然失去了灵魂。

  唯心的作品必然充斥着表现主义色彩,但伊万的作品似乎更为严谨、含蓄一些,其散发出来的浓浓意境,令人嗅到的更多的是中国大写意的味道。

  怎么说呢,他的画会让人有递进式的欣赏冲动和探究过程,属于那种层次丰富且深刻的。就像一块欧培拉蛋糕,制作考究,令人望而馋涎,口感浓郁多变,层次丰富叠加,回味起来如梦如幻。可配清茶、可搭烈酒,别有一番风味。总有一层可以吸引你,可以引起共鸣。

  来,咱们看画说话。

  静物花卉最能表达画家情绪,也最能展现画家用色的高度。在静物作品中,他的情绪极度饱满、高涨,用笔用色也最为自由和大胆。

  伊万的花卉几乎不受形状限制。跳动的线条,恣意涂抹的色块,高亮的光点,笔势飞扬,令画面看起来充满偶然性和不确定性。而这种紧张又不动声色的隐入色彩氤氲柔和的背景,逐渐融为一体,为构图带来了克制和平静。

  设色范围广而又有迹可循,背景通常较为柔和沉稳,随着主体的出现,饱和度越来越高,铺色面积越来越小,直至浓为一个白色光点,这种逐层的用色使得画面即立体又层次丰富,而且不论笔触如何变换,都在可控范围内,不会破坏画面的稳定性。

  即使不了解绘画,也可以从中感受到这种迅疾的节奏和澎湃的激情。“心花怒放”大抵如此。

  伊万的风景作品充满了抒情气质,犹如一位诗人在悠悠吟诵,篇篇挥洒着中国大写意的意境与意韵,也是最能展现画家细腻心思的作品。

  在他的风景作品中,我们几乎看不到强烈的色彩,他总是极尽优雅,将画面处理的如童话般微妙。除了明晰的主体,其它仿佛全部轻描淡写的成为背景。细赏之下,又可以从中一一寻得,且造型十分精准。细碎的彩色笔触是唯一不可或缺的,它们出现的位置、大小、颜色,无一不体现着画家深厚的功底和审美。看似偶然,实则多一笔则累,少一笔则匮,无可增减。画家并不是在描绘风影,而是在传递一种深沉的情感,一种停留在记忆最深处的感受。这种情感和感受从画布中生长出来,一瞬间清晰绽放,又迅速隐去,令人急于捕捉,又难以忘记。

  海浪、钢琴、飞鸟、天使,几个不相干的元素竟然变幻出这么浪漫和谐的画面。画面纯净,完全没有细碎的点触。在画家的心中,一直向往孩子般的纯真,在伊万的作品中有小孩子的画面从来不会掺杂复杂强烈的色彩,这是伊万心中的一片净土。五只胖乎乎的小天使在蓝天下嬉闹,他们神态各异,好奇的触摸着身边的云朵和海鸥,连翅膀都那么俏皮可爱。整幅画面最为轻快的是跃动的浪花,笔触恣意松弛,令画面鲜活而有韵律。它像是随着钢琴声起舞,又像在吸引逗耍着小天使。说不清顽皮是小天使,还是浪花。

  一位杰出的画家,天赋第一,技法次之。对事物的看法和见解可以从阅历中成熟丰富,而天才的视角和感知几乎很难后天得来。

  这幅《鸡舍》的取景构图相当独特。画家选取鸡舍一角,光影处理的有如暗色调主义风格,实际并没有光线从面画的任何一角投射到几只鸡的身上,在黑暗背景的衬托下,并不雪白的鸡好像发着光,它们并没有如寻常画作中出现的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,只是争抢着食物。上方昏暗的灯光照出鸡舍内的乌烟瘴气,这才是鸡舍该有的样子。黑白红三色的比例让人极度舒适,有沉稳,有光明,更有热情和神秘。

  这是伊万早期的肖像作品,画中是他的女儿玛丽娜。恬静的脸孔,认真且带着好奇的眼神,高亮的T恤衬托下,长发如金色瀑布般披散在肩上,像是童话中的公主。这是女儿在伊万心中的形象。下半身融入阴影当中,将观者视线集中在女孩的脸上,也让画面显得稳定而严肃。

  苏里科夫是伊万十分尊敬的人。对于自已尊敬的、欣赏的、亲近的人,他在自己风格的基础上都尽可能具象,力求在画布上展示他对一个人印象深刻的一切。色彩也偏简洁沉稳,不加任何引发情绪的点线修饰,画面十分轻薄细腻。这幅《苏里科夫和他的孙女》是他的人物作品中鲜有的将人物从背景中完整的勾画出来的作品。

  伊万的女性裸体作品通常是一个概括的慵懒形象,充满距离感和神秘感。构图、用笔、用色都极为简练。他并不是要展示某一位女性的魅力,而是在表明一种对美与和谐的态度。

  伊万2005年来到中国,对于中国文化有着独道的见解和感受。近些年,他的作品中时常出现中国元素。氤氲的色彩、粗狂的涂抹,快速跳动的线条,将武生的气与势展现的淋漓尽致。轻涂薄扫的色彩如彩墨般中国味十足。人物形象同样在取舍上拿捏的恰到好处,融合在如烟如雾的背景中,似神兵天降。

  伊万用极简的色彩和线条,如淡墨轻扫晕染般,将北京明城墙角楼的巍峨和历史沧桑厚重感跃然眼前。不得不说,画家对中华人文的感观、理解十分精准到位。

  疫情期间,伊万留在中国,开始尝试并逐渐熟练以水墨作画。他的水墨作品并没有单纯的以水墨为媒,穷尽表现其它画种所能表现出的真实和造型。而是尊重中国画传统的基础上,以自己的思维和笔法去传播中国画的神和魂。他保留了自己的构图视角,将原有油画中的线条提炼出来,加以变化,即延续了传统水墨的“写”,又诠释了新的“意”。

  以堆叠的线条、色块造型,行笔迅速,起落转折间尽显王者之气。

  伊万的水墨作品一如他的油画花卉作品。造型多变,用笔苍劲狂放,或以势夺人,或妙趣横生。

  总结来说,伊万的作品构图取舍独到,色彩的驾驭出神入化,用笔张弛有度,并且总会在笔触和色彩上达到一个微妙平衡,令画面情感充沛、和谐而又充满创造力和感染力,耐人寻味。你可以由构图上得到意趣,可以在色彩上寻找美好,也可以从笔势上感受激情和力量。

  伊万的作品不是定格一个景物、复述一个状态,而是记录一种感受、传达一种情绪。像是一个梦,一个脑海深处的美好记忆,不甚清晰,感觉的到,却又难以捕捉,让人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  有人说”他的画中有中国大写意的精神——意韵深远“、有人说”他的画中有诗——浪漫、忧郁”、有人说“他的画像散文——形散而神不散”、有人说“他的画像爵士乐——优雅、自由”、有人说“他的画像是以省略号结尾的小说——引人遐想”……

  这就是伊万风,无可复制。

  如醉眼看世界,世界随我陶醉。(文\孙世山、郭宁子)

标签:
免费发布分类信息